我看重阳

点击: 次  部门:二(7)班    日期:2012-12-09 20:34:11   发布人:mm

    梦里,川流不息的车流和来往不绝的人流肆意拼凑了一副繁尘世的抽象画。周围倏忽即逝的陌生面孔幻生幻灭虚妄如同蜃景。


        梦醒,九月初九,重阳佳节,如梦中所示,世间的淡漠让我们渐渐淡忘,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的期盼。在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里,似乎什么都淡了:爱情、友情,更甚血浓于水的亲情,都变得如同开水一样,了然无味。可是,耳畔却传来一声音:“不是这样的,并不是这样的。”那似乎是心底的呼叫,对现代情感的抗议。


无数次面对眼前这个人,却用着以前从来没过的细致目光观察着他——我的爷爷。黝黑的脸,因为常年在田地里辛勤劳作而变了肤色;眼睛浑浊却又不时闪出光来;一咧嘴,牙齿已不如前几年,戴着假牙却依旧喜欢嚼生硬的东西。爷爷是严肃的,但在重阳那天让我发现了另一面。


我站在走道里,无形的紧张似乎在揪着我的心,手里拿着一个耳套,踌躇着。毕竟是第一次送爷爷礼物,也不知道爷爷会是什么表情。坚定了又坚定,终于迈开了紧张而又带着期盼的步伐。来到爷爷面前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爷爷,重阳节快乐!”接着把耳套拿在手里递过去。我有些好奇爷爷的表情,便偷偷抬头,却看到了我现在都难以忘记的景象。


爷爷的眼睛里充满了惊讶与欢喜,眼睛有些红润,似乎是在逼近自己不要让眼泪流下来。岁月在他的额间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迹,他哆哆嗦嗦地伸过手来接过去,触碰之间,能感受到他手上皮肤的粗糙。不经意意一瞟,手上布满了老茧,心中一阵酸楚。爷爷蓦地笑了,笑容让人不禁让人想起斜月。人们常把月比作美丽的女子,婴儿滑嫩的脸庞,但我却觉得,老人们因子女孝心的笑才更是如明月般无瑕、透明。


他们已经老了,已经不能再为他们子女做什么事情了,但是这却是子女们为他们做事的时间了,中华的传统美德——“孝”也因此而来。


时代的变迁,人们的心如同掉入了冰窖中,被冰封存,可是只要一有温暖靠近,冰终究会化为水,人类,终究会让自己战胜冷漠,重新让爱遍布世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省泰中附中 初二7班 孙艳琪)



 互动你我